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长篇连载  »  【《淫妇本是多情生》】第1章【作者:盘根老树】【待...

影片信息
《淫妇本是多情生》
第一章 色胆生情



夏天的混沌闷热从空气中散去,已过立秋。午饭后的空气中夹杂着困意,慵懒的味道从这座位于城市边缘的小区每一块砖缝、每一丛无人打理的杂草中蔓延而出。阳光晃着红砖老楼,小区深处不时传来几声狗叫,好像不只是风停了,连时间也停了。
一个敦实的男人从楼道里走出来,油光满面,露出了满足的神情。潮红未退的脸上还保留着在老家农村生活多年的痕迹,常年的日晒让他的皮肤黝黑干涩,一双小眼睛善于隐藏所有的情绪。老赵在走出楼门前停下脚步,用他那双粗糙的大手紧了紧腰带——这一切必须掩人耳目,他可以在这个小区里拉黑车送小孩上学,也可以帮老太太扛米扛面做个模范居民,但是绝不能被人发现在这个老小区里睡了一个风流的娘们。
三楼的一扇窗突然开了,就在老赵走出楼门的一瞬间,好像一切都掐准了时间。女人半挎着肩带,靠她那对肥硕的乳房撑起睡衣。光线打在她一半露在外面的奶子和乳沟上,让她的皮肤看起来非常柔软,蒙蒙的一层汗珠腻在身体上。她松垮着卷发挽起一个发髻,俯下身子,任凭凌乱的发丝滑落。女人看着老赵就笑了,娇嗔着嘴里念着,伸手扔下楼一条红丝内裤。
老赵看左右无人,紧走两步一把从地上抓起内裤,揣在自己的裤兜里,向上摇了摇手,头也没回的离开了。有了这个宝贝,老赵的心像是被舔了一遍,这种情趣滋滋入味。这条红丝内裤对老赵来说就是兴奋剂,他每天都可以偷偷躲在自家角落里,裹着自己的红色春梦给自己销魂。
女人叫刘英,邻居们比她小的都喊英姐,可人人心里都清楚这个英姐的深浅。英姐在小区里住了好多年,进入家门的男人从小到老都是男朋友关系。英姐对哪位男朋友都是疼爱有加,也有传因为英姐过于风情,导致丈夫招架不住这颗爱出墙的红杏最后弃之而去。英姐40出头,面容并不是特别出众,皮肤比不得20几岁的年轻姑娘,但仍旧白净温润。细长眉月牙眼,稍显丰厚的唇化完妆后倒也算标识。英姐的身体丰韵而柔软,是爱慕她的男人最欣赏的地方。早已过不惑之年的女人,似乎终日被自己的欲望烧灼,敏感温湿。她常常眯着眼睛任凭男朋友们掌控,惺忪中欣赏自己的胴体被一次次的开垦,而男人从她的脸上就能得到欲望被满足的快感,每一丝细微的触动都会连带着她淫靡的享受。
老赵和英姐是在一个月前认识的。原本只是一次最普通不过的黑车司机和乘客的关系,英姐半夜出门要去城区里的一个小旅馆找人。至于找什么人老赵一直没敢问,也没敢想。英姐在那个夜里打扮的非常入时,老赵知道这是小区里有名的浪荡娘们,心想多看几眼也无妨。英姐的身体似乎就是有这样的吸引力,低胸贴身的暗银色无袖连衣裙,酥胸高挺,裙子很短,坐下身后更是一览无余。英姐化了一个很浓艳的妆,看上去年龄也就在30上下。老赵心里开始痒痒起来,眼神不由得偷瞄在英姐身上。汗不停的落下来,老赵的身体渐渐有了反应。为了给自己降火,老赵把冷风开到最低,对着脸不停地吹。无意之中老赵突然发现英姐的脸红了,双手做作的在身上遮挡,老赵奇怪,这就吹个冷风就开始不舒服了吗?这娘们还坐不了我这破车了?顺着灯光打在英姐身上老赵才发现,由于冷风的刺激,英姐的胸前已经硬硬的挺起两颗乳头。可能是因为内衣太薄,或者根本就没有,英姐的胸前的凹凸一览无余,不及掩饰便含羞带臊的低下了头。
老赵的脑子一下子麻了,口水不由自主的吞咽起来。他能感觉到身体的血液在往裤裆里涌。“是不是吹得不舒服啊?”老赵仗着胆子,侧目看着英姐。
“外头热,车里挺舒服的。”英姐半低着头,放下了双手玩弄起手里的挎包。她一放松下来,老赵心理不由得一喜,老天开眼,这不是给我个大便宜吗?说着胆子就更大起来。英姐知道这个老赵也不是省油的灯,平日里也没少上一眼下一眼的打量自己。倒是老赵一脸的朴实,英姐觉得也不是什么坏人。男人喜欢什么英姐明白得很,本来是约了一个外地来的小老板,说要给英姐晚上上上课,让英姐穿的漂亮些去旅馆找他。英姐心里也没底,不知晚上要怎么“上”这个课。
老赵看英姐低头不语,就专挑了一条避人的小路。路面不平,颠簸的英姐花枝乱颤。老赵心中乐开了花,暗暗盯着那两个大奶子,也不知这一夜是要便宜了谁。英姐的两坨酥胸都快从裙子里跳出来了,她一手扶着车门,一手压着胸口。“大哥,我有点晕车啊,停一停行吗?我不着急”英姐实在受不住了,这颠簸加上密闭冷风的刺激,让她一阵一阵眩晕。
路边没有灯,一侧就是树林。英姐慢慢走到树林边上,依着树,闭上眼。“能行吗?”老赵喝着跟随英姐走过来,见英姐轻轻皱眉闭着眼,心里的算盘打得更深了。他仔细的顺着光盯着英姐。浓妆艳抹的女人,站在树林的阴影里,紧身裙子把浑圆的屁股绷得紧紧的,随着呼吸整个身体都在起伏。身上散发出的廉价香水像勾魂器一样把老赵的心思全都锁住了。老赵压住越来越粗重的呼吸,一只手搭在英姐的后背摸挲。“咋了这是?”老赵把脸慢慢的靠近英姐,低声问她。
“没事,我就是容易晕车,胸口闷。”英姐微微睁开眼睛,斜着看着老赵。“哥....”
“叫我老赵就行。"
“赵哥,你扶我一把,我休息一下就好。”英姐微微歪着身子搭在老赵身上。老赵顿时半个身子都酥了,这就是老天赏脸啊!一不做二不休,老赵一边答应着,一遍摸索着手就要给英姐按揉胸口。
英姐抓住老赵的手微弱的抵抗,但身体已经完全出卖了她。老赵的手一把就贴在在的一个乳房上。乳头在老赵的手心越来越硬,老赵越发放肆,直接把手塞进了英姐胸口中。这双大手粗糙但灵巧,英姐的身体颤抖着挣扎了一下,就被降服了,温湿的手心不停地搓揉挤按,老赵许久没有触碰过这么有弹性的身体。自从媳妇生了第三个孩子,奶子就干瘪的像被抽空了似的。英姐的乳房充盈弹软,让老赵的心都炸了。他用他最粗野的方式一边一个捏起两颗乳头,在长着老茧的手指间不断捻搓。
"赵哥....你饶了我吧,我还...还没办事...啊...啊...."女人娇喘着,把双手握在老赵的手上,头微微后仰,颈部到胸前形成一道迷人的线条。
"你办啥事儿啊"老赵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这一对奶子“你这不是不舒服吗?我帮你舒服舒服..."说着便把嘴贴了上去,堵住了英姐的嘴。英姐的嘴唇很厚实,在老赵的舔舐下半张着,舌尖相互缠绕,忍不住的欲望的口水交融在一起。老赵贴着她的脸在她耳边问“你舒不舒服啊?”一边说一遍慢慢用力,捏住她的奶头。
“啊!...舒服!!”英姐的火早已点燃。
老赵俯下头,吮吸着一侧的乳房,舌头围绕着乳头来回打转,不时的在乳头上滑过。一只手把弄着另一边的乳房,另一只手滑落到英姐的裙下。老赵是个理论经验很丰富的人,平时学习资料也积攒的不少,此时此刻他并没有着急攻入最后的禁区防线,他不想让这次艳遇变成一个强迫性行为。他伸出一只手指在英姐的内裤外徘徊,找准那一道蜜缝所在,只微微勾起手指,像搔痒一样来回滑过。“啊...”英姐身子又一次颤抖了一下,此时此刻女人的身体不再属于自己,而完全臣服于老赵的双手之下。
英姐不由自主的张开双腿,用下体靠近老赵。老赵嘴里含着乳头,用力的吸着,在下面的手隔着内裤像磁铁一样吸引着英姐的骚处。此时此刻老赵的**已经肿胀的快裂开了,他太久没有经历这种快感。老赵扯开腰带,褪下内裤把**掏了出来,然后把英姐的一只手按到**上握好。英姐心里一惊,老赵的**粗壮有力,在她柔弱的手里一跳一跳的,她能想象这会带给她什么样的快活。两个人的肉体都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挑逗,老赵已经慢慢感受到了英姐的内裤已经湿润起来,而自己的**也被紧紧握起不断地套弄,分泌出湿粘的液体,让那只女人的手越来越快,越来越滑。
欲望焚烧着两个人的内心,用最撩拨的方式让彼此满足。
“哦...哦..够了够了...再弄就要出来了”老赵一把拉住英姐的手叫停。
英姐很顺从的放开了手,盯着老赵缓缓蹲了下来。她张开嘴,把老赵的**送进嘴里。这和老赵想象的不一样,他的**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英姐是个很有经验的人,她已经变成了主动的一方,她似有似无的含着这根**,温柔的用用双唇滑过,不断让自己的舌尖围绕着**头部打圈。英姐的双手握着这根宝贝轻轻套弄,然后突然猛地紧紧地用嘴含住,直戳到喉咙深部,以舌根抵住**,双手两个*囊,来回轻柔爱抚。老赵作为一个男人的世界瞬间坍塌了,他已经完全被眼前这个女人反客为主,下体防线被瞬间攻破。不到五秒钟,如同野兽般的快感从小腹涌过心口,直冲头顶。他身体霎时间紧收,脑子里只剩空白一片,浓稠的精液满满喷射在英姐口中。老赵双手扶着英姐的头,让她无法动弹,只能甘受他抽动的**不断攻入喉头。“呜...唔...呜...”英姐的口喉深处呻吟着,所有的精液她也只得全部咽下,一滴都没浪费。
老赵喘着粗气,满足又爱惜的抚摸着含着**的刘英。英姐并没有马上吐出**,咽下所有的浓液之后,又把还在硬挺中的**连带着*囊从里到外舔吸了一遍。老赵紧紧抓着英姐的双臂,把她挽起来靠在一棵大树前仔细端详。
灯下看美人让人迷醉,树荫把光线切成碎片洒在刘英脸上。刘英并不敢直视他,视线游离在老赵的眼神之下,微微的咬着嘴唇。已经由于凌乱耳垂下来的几丝卷发被汗水贴合在脸颊上,百般风骚。树林中两个人粗重的呼吸声被无限放大,英姐泛红的脸在浓妆之下显露出似少女一般的羞涩,她用低垂的眼勾走了老赵的魂魄,用唇和那条伶俐的舌头挖空了老赵的身体。老赵微微颤抖着把脸埋在她的胸口,贪婪的嗅着夹杂着廉价香水的体味——他沉迷于此,刘英的身体里压抑着能让他迷魂颠倒的性欲,他甚至猜想刘英蜜唇泛着春水一张一合的等待着他疯狂地抽插,那就是他的极乐世界。老赵的肉体似乎从来没有这么渴望过,他按耐不住把刘英的裙子褪了,露出上半个身子。刘英的两个奶子瞬间跳脱出来,没有了紧身裙的束缚更显得硕大诱人。
老赵万万没有想到,她会在此时此刻拒绝他。
刘英用尽力气推开老赵,他一个趔趄后退了几步。“赵哥,你...你饶了我吧,别再折腾了,我今天还有事情要办...”她央求着。
老赵愣了两三秒,他突然恍恍惚惚的觉得是自己“欺负”了这个女人。
“赵哥,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刘英一边说一边把裙子穿好。“但是今天不行,我...我还要去见个人。改天行吗?”
老赵的心一下子凉了,女人楚楚可怜的央求一下中了他的命门,他闭着眼睛让自己冷静下来,最后一咬牙:“啥也别说了,走吧,别误了事。”
对于这个夜晚的种种憧憬就在老赵把英姐送到城区的小旅馆之后彻底结束了。
【未完待续】









上一篇:我和岳母(一) 下一篇:【《淫妇本是多情生》】第2章【作者:盘根老树】【待续】